狠狠色噜噜狠狠狠狠-狠狠色综合色综合网站-春日野结衣


大明天下 26-27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xo272.com

第二十六

    家奴小俏婢

    尽道隋亡爲此河,至今千里赖通波。若无水殿龙舟事,共禹论功不较多。

    开凿运河畅通南北,唐宋元明清皆受其惠,就因爲开凿运河的隋炀帝杨广

    玩脱了线,后世的夫子们手捧着南方漕粮做成的米饭,提起杨广来,呸,昏君

    ,说起开凿运河,啐,暴政。

    这一日丁寿正与白少川在舱中饮酒,船身猛然一顿,停了下来。

    「怎麽又停了,这一路已经停船十几次了,这样下去什麽时候能到京城?

    」丁寿皱眉站了起来。

    还未到舱门,梅金书已然现身,向丁寿恭敬施礼:「世叔,船主有事与您

    相商。」

    看着年近四十的杏林名医恭恭敬敬的样子,丁寿一阵头疼,「金书兄,早

    就说过了你我平辈论交,无须多礼。」

    「长幼有序,父命不可违,世叔见谅。」梅金书恭谨的模样让丁寿没了脾

    气,不由回想与梅退之分别时的情景。

   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「此番多蒙少主相助,第十三尊娃娃已然到手,此番回庄即封庄谢客,待

    内伤痊愈再出江湖,召集教中兄弟,助少主一统江湖。」梅退之多年心病即要

    祛除,老怀大慰。

    「梅师兄,小弟如今效力东厂,已无意江湖争锋,一统江湖之说休要再提

    。」丁二爷可受不得江湖奔波之苦,何况如今魔教存下来的都是一帮老怪物,

    武功资曆皆胜于他,天知道会不会俯首听命。

    梅退之闻言连连点头,「不错不错,少主承主公衣钵,乃皇明正统,岂是

    朱棣逆贼僞明后嗣可比,且寄身僞朝权宜一时,待伤愈我父子再助少主一臂之

    力,重登大宝,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。」

    「你他娘练功走火入魔把脑子烧坏了吧,连你傻儿子算上归了归齐四个人

    ,没事造

    `w"w^w点0`1^b'z点n'e"t^

    反玩,反的起来麽!」丁寿心中腹诽不已,脸上还得带着笑:「此事

    从长计议。」

    梅退之倒是认了真,「京城龙潭虎穴,少主孤掌难鸣,且让金书随同入京

    ,有事也可照应一二。」

    丁寿懒得跟他扯皮,转过话头道:「此番翡翠娃娃一事牵扯各方,翁泰北

    必遭皇家所恶,倒是那云五失了治病的机缘。」

    「呵呵,什麽身染沈疴,病魔缠身,在云家庄与那小子一交手便察觉不对

    ,云家五小子分明是练了翡翠娃娃走火入魔,便是拿了这十二尊翡翠娃娃,对

    他也于事无补,不过多受几年活罪罢了。」梅退之不屑道。

    联想到梅退之前番说过云腾蛟拾到过他曾遗失的翡翠娃娃武功誊抄,丁寿

    顿时明白了,必是云五也私下练了那誊抄的武功,以至于走火入魔,听传闻知

    道翡翠娃娃还曾记载医术,以爲其中医术篇便是医治自身的妙方,才有了入京

    夺宝之举,「不对,那云三入京时曾有过接触,绝没有练了翡翠娃娃的武功,

    否则也不至于轻易遭了唐门算计。」

    见梅退之不语,只是冷笑,顿时明白了,即便亲兄弟也不见得什麽都可拿

    出分享,可怜云三爲了自家兄弟命丧京城,到死都是一个糊涂鬼。

    又一转念,「梅师兄,十二尊娃娃你可有完整的誊抄?」

    梅退之一怔,「自然是有,不然也不会轻易将翡翠娃娃献入内宫。」

    丁寿微微一笑,「借小弟一用。」

   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思绪转回,看着比自己大了近两轮的师侄,苦笑道:「有请。」

    船主是个三十余岁的徽州人,身后还跟着两个十来岁的小伙计,对着丁、

    白二人欠身道:「二位公子,实是抱歉,小船不能前行了,二位的船钱小的一

    并退回,请多担待。」

    「爲何?」丁寿对这一路上和和气气的南直隶船主印象不错,嗯,还有他

    身边的两个小伙计,透着一股伶俐劲。

    「唉,公子有所不知,小的这船灯草去年一路送到京城,抛去人工船费原

    本能挣个几十两银子,可如今这还未过镇江,就多了七八道税卡,继续北上还

    不知道多少关卡,小的赔不起啊,还不如如今就将货物推到水里,空船返回,

    这趟折了本钱和工费,好歹还少赔些税钱。」船主唉声歎气道。

    「那这一路许多商船难道都要自毁货物空船而回麽?」丁寿指着窗外如织

    货船道。

    船主苦笑不语,白少川低声道:「这些船上打着官旗。」

    丁寿举目望去,果然,这些船上都打着某某指挥使,某某知府,甚或侍郎

    尚书的认旗,一艘艘的货船全被洗成了官船。

    「我大明商税三十取一,虽说低了点,这税卡未免太多了吧。」丁寿看着

    大摇大摆逃税的货船郁闷道。

    白少川一声冷哼,「这都是沿岸地方官府自己设的关卡,交给朝廷的百中

    无一。」随即扫了一眼愁眉苦脸的船主,「若是只运的灯草的确如你所说,你

    这船里夹带的私盐爲何没算进去?」这船主也实在小瞧了东厂的手段,要连船

    货底细都没摸清,他们才不会冒失登船。

    船主闻言一惊,脸上现出一股厉色,身后两名小伙计也不多言,从衣内各

    掏出一柄解腕尖刀,準备合身扑上。

    还没等二人动弹,哎呀一声叫,两人持刀手腕已被梅金书刁住,手上一拧

    ,尖刀落地,梅金书脚尖向前一点,那船主环跳穴一麻,扑通跪在地上。

    「二位官爷饶命,小人实在没有办法,沿途税卡太多,小的又没有门路攀

    上权贵,若不夹带恐血本无归,小的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啊!」以爲碰上了巡

    盐官兵,几十岁的汉子声泪俱下。

    「东家别求他们,当今朝廷苛法多如牛毛,干什麽都犯禁,百姓养不活自

    己,不贩私盐做什麽,逼急了老子还要去闯海!」一个小伙计气哼哼的咒道。

    「阿直别胡说,官爷,他只是一时意气,绝没有闯海的意思。」另一个小

    伙计急声道。

    那个船主磕头如捣蒜,「官爷,这小子自己胡说八道,和小人没半点关系

    ,小人从未想过触犯海禁啊。」

    丁寿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初生牛犊的小伙计,「闯海,你想怎麽个闯法?

    」

    「大海者,商海也,大明硝磺丝绵等物在日本、暹罗、西洋诸国获利何止

    十倍,觅利商海,贩货浙江、福建、广东之地,与沿海之人同利,其必心向我

    等,爲保商海路畅,尽击沿海之寇,于公,爲国捍边,于私,获利无穷,这样

    公私互利之事却因朝廷目光短浅而不行……」那小子侃侃而谈。

    「住口,洪武二十七年朝廷已有严令:敢有私下诸番互市者,必置之重法

    ,尔爲何物敢妄议朝廷法度。」白少川忍不住叱喝道。

    那小子神色愤愤,「官绅豪富私造双桅巨舰下海商贸者不知凡几,爲何只

    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」。

    丁寿倒是来了兴趣,这个时代难得竟有人能看出海上商机,这小子不简单

    ,「做海商也要本钱,你可有啊?」

    「这……」那小子语塞,有本钱谁还在这贩私盐的船上扛活。

    示意梅金书松开两人,丁寿从袖口中抽出两千两的银票递给两人,「今天

    的事碰上也是缘分,爷就下注赌一把,出两千两本钱,赔了算我的,赚了我占

    六成利,如何?」

    两个小伙计对望一眼,齐齐跪下道:「小人王直、徐惟学愿用性命陪大爷

    赌上一局。」

    「这条路怎麽走可有个章程?」

    「小人同乡许家兄弟等已开始涉足海贸,打算用大爷这些银子作爲本钱入

    伙,摸清商路后再谋其他。」

    也算谨慎,当下与二人约定今后事宜就命二人即刻啓程,至于这个东家,

    不跟也罢。

    二人走后,丁寿扫了眼噤若寒蝉的船主,「这两人的根底你知道麽?」

    一顿小鸡啄米般的点头,「这二人都是徽州歙县拓林村人,那个王直家中

    有老母在堂,徐惟学家有哥嫂和幼侄。」

    「家中有牵挂就好。」丁寿把玩着唐伯虎赠的「江亭谈古图」扇面的折扇

    ,心中暗道:身死亏本也就罢了,千万别想着私吞,爷有的是办法让你身不如

    死。

    看了旁边跪着的船主,丁寿道:「起来吧,爷不是巡盐兵,说说爲什麽不

    往前走了。」

    已经吓得跟鹌鹑一样的船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述说运河讨生活不易,夹带

    私盐也是没办法,奈何前面新设关卡是盐丁所设,自己没有门路估计逃不了干

    系,所以打算回返,求大爷给条生路。

    丁寿倒是不关心他的生死,只不过现在再寻条船费时费力,从身上掏出东

    厂驾帖递了过去,「拿着这个,继续北上,看哪个关卡敢拦。」

    「东厂!」船主登时瞪大了眼睛,虽说这东厂中人不在官绅免税的行列中

    ,但大凡懂点人事的谁会得罪这帮魔头,这东西可比那些认旗还要有用,自己

    买卖小寻不到靠山,若是能抱上眼前人的粗腿,那在运河上还不来去自如,当

    下打定主意,扯着嗓子喊道:「小人程澧愿投靠大人爲奴,还望大人恩典。」

    上赶着投效做家奴,丁寿倒是一愣,琢磨没事养这麽一个閑人干嘛,旁边

    白少川一解释方才明白,明朝勋贵官绅都有免税的特权,这权利不只自己有,

    家人奴仆都可以免税免役,所以乡间地主、城邑富商都有自甘爲奴的,主家可

    收大量土地财富,借主之势奴仆也可大发其财,上下两利,唯一受损的就是大

    明可以跑老鼠的国库。

    既然是体制内的问题,丁寿也不反对特权一把,答应回京后就把程澧纳入

    奴籍,程澧欢天喜地叩首谢恩,庆祝自己卖身爲奴的新生活到来。

    有了东厂驾帖果然畅通无阻,一路无话,衆人顺利抵京,丁寿与白少川自

    回东厂複命。

    「哈哈,做得好,原本只想网一只小虾米,没想到钓上一条大鱼,锦衣卫

    群龙无首,正是咱们插进去的时候。」谷大用一见二人脸上笑的好像一朵菊花

    。

    「都赖督公运筹帷幄,我等不过是略尽绵力。」白少川谦辞道。

    「没想到翁泰北有此担当,倒是小觑了这位锦衣亲军指挥使。」丁寿拧着

    眉头道。

    「翁泰北与后宫贵人关系匪浅,不会有性命之忧,趁这个时间,给锦衣卫

    换换血。」刘瑾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,拍了拍手道:「出来吧。」

    「卑职锦衣卫指挥使石文义拜见刘公公。」后堂转出一名三品武官单膝跪

    地施礼。

    刘瑾指了指丁寿,「就是这小子,你还满意吧。」

    石文义谄笑道:「强将手下无弱兵,公公手底下的人自然强过卑职手下那

    帮废物百倍。」

    丁寿懵懂,「督公,这是……?」

    「这是锦衣卫新任指挥使石大人,明日你随他一同上任,锦衣卫被翁泰北

    执掌近二十年,盘根错节,你去帮着清清野草。」

    「那属下岂不是要调离东厂?」丁寿心中畅快,成天跟着老太监后面,名

    声什麽倒是不在意,怕没有个好下场啊,脸上却是一副不舍状。

    「哎呦,督公您瞧瞧,这小子还挺有良心,舍不得咱们呢,小子,督公可

    是给你弄了个指挥佥事的位置,可算一步登天啊,何况锦衣卫的人手可比东厂

    富裕的多,你自己想干的事也方便些,督公可是给你小子操了不少心。」谷大

    用一旁大惊小怪道。

    这倒没错,从个没名没分的四铛头变成正四品的锦衣卫指挥佥事,官面上

    的确是一步登天,丁寿準备低头谢恩的时候,刘瑾又开言了:「放心,四铛头

    的位置给你留着,如今你就是窜到天上去身上也甩不掉咱家的印记。」

    听着老太监不见喜怒的声音,丁寿心中一凛,的确,经过朝堂上那麽一出

    自己如今已经落实了阉党身份,只有借着刘瑾这道东风,才能越爬越高,哪一

    天刘瑾摔了下来,自己也必是粉身碎骨,还有方才他话中到底是什麽意思,是

    话赶到那里随口一说还是自己心中所想露了相,有意敲打一番……

    待衆人都退了下去,刘瑾走到他身前,低声道:「华山那小丫头怎麽回事

    ?」

    丁寿心中一阵腻歪,计全这小子忒不地道,背后给老子下绊子,故作惭愧

    道:「小子一时色迷心窍,给督公惹了华山派这个麻烦,实在……」

    话没说完,一只冰冷的手将他下巴托起,刘瑾端详了他脸一会,看的丁寿

    直发毛,刘瑾随手又把他脸甩开,摇了摇头道:「脸颊红晕,双目尽赤,典型

    的阴阳不调,才多大年纪竟有色痨之虞。」

    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,刘瑾道:「回去歇息吧,一会儿给你送两个戏班的

    歌姬过去。」

    「戏班?!」

    「这世上有人爱名,有人贪财,自然就有人好色,家养个戏班招待客人方

    便些。」刘瑾翻看着手掌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   丁寿满腹疑云的退了出来,奇怪老太监爲什麽没怪罪自己给东厂找的麻烦

    ,一抬头看到计全和常九在院中閑聊。

    「老计,兄弟多谢你将安阳的事报给督公啊。」丁寿皮笑肉不笑的过来打

    招呼。

    计全一脸惶恐道:「四铛头,属下绝无他意,只想着禀告督公有个提防,

    毕竟华山是九大门派之一……」

    丁寿挥挥手打断道:「知道你是好意,所以才来谢你啊,督公还怕华山那

    小娘们不够劲,又送给了我两个,就爲这个改天也得专门摆酒答谢。」背着手

    溜溜达达的走了。

    计全一脸错愕,对身边常九道:「九哥,我真没有踩人上位的意思,只是

    想不到……想不到……」。

    常九拍了拍他的肩膀,点点头,却没说话。

    「咱家也想不到督公爲何这麽死疼他。」二人扭头,见丘聚双手笼在袖中

    ,阴冷的双眼死盯着丁寿离去的方向。

   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毕竟一路旅途辛苦,丁寿一觉醒来已是申时末了,正觉腹中饑饿,听得门

    扉声响,「公子可曾醒了,奴婢来伺候公子用膳。」声音清脆动人。

    随着房门打开,两名豆蔻少女捧着餐盘走了进来,「婢子贻青(贻红)奉

    命伺候公子。」

    丁寿见这两名少女一着青衣,一穿红裳,贻青脸蛋圆圆,细眉弯弯,樱桃

    似小嘴鲜红透亮,又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银牙,显着一股俏皮;贻红则一张瓜

    子脸,薄薄的嘴唇,眉目灵动,笑靥如花。

    托起二人下巴,细细看了一番,丁寿邪笑道:「你们便是督公指给我的?

    」

    看二人点头,丁寿笑着坐在桌旁,自斟自饮道:「那你们怎麽个服侍法?

    」

    俏婢脸上一红,贻红道:「公子且用晚膳,婢子爲您唱曲助兴。」

    言罢取了一件琵琶,坐在凳上,手拨琴弦,恰似渔舟破水,波澜拍岸,唱

    的曲调是南戏弋阳腔,激越明快,让人精神一振,那边贻青含了一口酒,向着

    丁寿唇边度了过来。

    丁寿手中一揽,将贻青横在膝上,凑着香唇便是一个长吻,弄得小丫头唔

    唔连声,酒水顺着香腮溢出,一双玉臂自然的搂住了他的脖颈,二爷手也未曾

    閑着,从翠罗裙下探入,直摸到大腿根,隔着轻薄布料似乎能清晰感受到那道

    肉缝,手指划弄扣摸,未几,一股热流喷薄而出,将他的手指都微微浸湿。

    贻青俏脸绯红,感受到腰臀间被一坚挺火热之物顶着,直起身道:「公子

    自用饭,小婢帮您去火。」

    「怎生个去法?」丁寿调戏道。

    「贻红爲您唱曲,婢子当爲您品箫了。」

    「箫?你还带了这东西。」

    贻青摸着丁寿胯下,媚眼一抛道:「公子有此好肉箫,何必舍近求远。」

    丁寿心中一蕩,「如此甚好,且裸身献艺,让爷好好瞧瞧你们的身段。」

    二女自不多言,各自除了衣服,贻红皮肤光滑细嫩,乳峰挺拨,两条修长

    玉腿交叠置琵琶于上继续弹奏,唯见一丛乌黑发亮阴毛浅露在交叉阴影处,勾

    人心痒,贻青肤质雪白娇嫩,玉乳高耸,乳头鲜红似樱桃,乳晕粉红诱人,小

    腹平坦,阴阜高凸,浓稀适宜的阴毛微黄卷曲恰到好处的贴覆在神秘的三角区

    域,蹲下身子轻轻解开丁寿裤子,「啊」的一声被弹跳而出的巨物吓了一跳,

    同样看到巨物的贻红也是一惊,手中琴音跟着一乱。

    丁寿得意的拍了拍贻青后脑,贻青会意的跪在他的双腿中间,一双妩媚的

    大眼盯着眼前那根粗长肉棒,龟头紫红,独眼怒张,她贪婪地抓起肉棒含在自

    己樱桃小嘴之中,不住含吮舔吸,棒身上每一根青筋和阴囊的每一道褶皱都不

    放过,粉颈一上一下,小嘴一张一合地不停套弄,直弄得丁寿两眼微闭,胯下

    肉棒一涨一涨的,马眼里不时涓涓浸出清彻透明的粘液,很快又被红嫩的小嘴

    吮吸得一干二净。

    熟练口技爽的丁二爷不能自持,向下一把按住螓首,直到香唇触及下腹肌

    肤,感受到菇头被一个紧窄的腔子死死卡住才住手,胯下娇娃不堪其苦,却发

    不出声,只将粉拳不住拍打丁寿大腿,丁寿手一松,才容得她吐出口中巨物,

    呼呼大喘了几口气,抹去嘴角香津道:「爷这阳物巨大,直要了婢子半条命去

    。」

    把玩着美人椒乳,丁寿道:「哦?你们以前未曾遇到过这般尺寸的。」

    「公子这天神般的人物,哪有人能及得上,就算偶有天赋异禀的,也不如

    您这火热挺巨,婢子一碰到身子就要化了似的。」贻青娇喘道。

    招手示意贻红过来坐在自己膝上,闻

    ∵寻#回◇网◆址╰百§度∶第△一?╒版Δ主╮综⊿合╮社∵区#

    着美人身上乳香,丁寿道:「那你们

    且给爷说说,以前都遇到过什麽样的人。」

    贻红眼神示意贻青继续吸吮套弄,自己则坐在丁寿膝上斟酒布菜,边伺候

    边道:「能有些什麽人,都是些奇奇怪怪的,一次婢子伺候过一个将军,身子

    倒是蛮结实的,可那玩意竟是弯的,不及穴中痒处,却把肉腔子戳的生疼;还

    有一个什麽副总兵,本钱倒是雄厚,足有七寸长,却是个银样镴枪头,中看不

    中用,把人家弄得不上不下,还得违心的夸他勇猛无敌。」

    「就没有个时候久点的?」

    正吸吮舔弄的贻青吐出肉棒抬头道:「怎麽没有,一个地方的老提学,一

    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先是一番吟风弄月,过了一会猛地把奴家扑到床上,足足

    弄了一个多时辰,将奴的小穴都戳肿了,他还是不停,最后竟得了马上风,好

    悬没把奴家吓死。」

    「那人就这麽死了?」丁寿来了兴致,还有这麽奇葩的事。

    「哪能啊,奴婢急用银簪刺他的人中,也不顾羞耻的大呼来人,幸好那日

    是谷公公作陪,就在附近,在他身上拍打了一番,才回过魂来,事后谷公公闻

    了他的酒杯,骂了一句,这麽大岁数还服秃鸡散,不是找死麽。」说到此处,

    想是想起当日情景,掩口而笑。

    抚摸着二女光滑皮肤,「你二人倒是一身好皮肉,娇嫩光滑,如玉之质。

    」丁寿夸赞道。

    贻青正用小手揉弄两颗卵子,闻言抬首道:「婢子哪算什麽如玉之质,要

    是玉洁在此,才是真的肌肤如玉,满堂生辉呢。」

    「哦,那个玉洁在哪儿?」丁寿暗想要是跟老太监再讨一个过来,会不会

    被认爲蹬鼻子上脸。

    贻红嗔怪的看了一眼贻青,将乳上樱桃塞到丁寿嘴里,「公子休听她多言

    ,玉洁与我等不同,怕是刘公公都未必知晓,唉哟,疼……。」

    丁寿用牙齿厮磨着乳珠,含糊道:「知道什麽就快对爷说,别藏着掖着的

    。」

    「她是被一个贩骆驼的客商卖到戏班的,听她言还是一个官宦之家出身,

    父亲姓周,好像是大同的什麽官,因故下狱论罪,她和母亲谭氏被贬入教坊司

    ,抄家时她偷跑了出来,半路认了个骆驼客做义父,却不想被贩到了京城……

    」

    贻红还没说完,贻青不专心品箫,接口道:「刚到戏班的时候学艺还是刻

    苦,她诗礼传家,从小读书练琴,资质非婢子等可比,直到一日我二人被留下

    陪客,她方知道这戏班中人还要陪夜,趁人不备偷偷跑了,失了这样的好货色

    班主怕上面责罚,严诫向人提起。」

    「他那娘亲叫什麽名字?」

    「叫谭……,对了,听她说叫谭淑贞。」贻青虽说多嘴,记性倒还不差。

    谭淑贞,有机会倒要看看,都说女儿长相随娘,若是母亲长的不差倒是要

    找人寻寻这位周玉洁了。

    「公子,今朝有酒今朝醉,休管他人短于长,如今有我们姐妹在此,何必

    多想呢。」贻红晃动着玉乳娇嗔道。

    「说得好,爷现在就跟你们论一论短长。」丁寿将贻红抱起,紫红菇头对

    準馒头般的小穴,一式「观音坐莲」插了进去。

    「哎呦,好……好长……好粗,顶到嗓子眼了。」如同烧红铁棍般的肉棒

    插在贻红的肉穴里,被穴里的嫩肉紧紧的咬住,贻红的阴道也被撑得凸涨涨的

    ,一股无法形容的刺激快感,迅速流遍了她的全身,又麻,又痒,又酸,花心

    上一股热流喷出,竟然一下就泄了身子。

    丁寿却觉得冰火两重天,贻红穴心较浅,只插入了一大半,还有一小截棒

    身在外,上半截泡在腔子里温暖舒畅,却把下半截晾在外边,无奈下扶住纤腰

    ,狠命向下,又多顶进去寸许。

    「不行,公子,穿透了……」贻红一阵哀鸣。

    正在不上不下的当口,丁寿觉得一条温暖灵舌在二人交合部来回舔扫,弥

    补了不能尽根而入的快感。

    贻青一边舔舐棒根,另有玉手在丁寿会阴与阴囊间来回摩挲,爽的丁寿叼

    住一颗乳珠品咂,一手狠狠抓住贻红丰乳,猛捏乳房并搓弄乳头,腰臀配合贻

    红腰肢扭动来回上挺。

    贻红被顶得媚眼翻白,娇喘连连,花心大开,血液沸腾,一阵阵瘙痒、颤

    抖,不停地扭动着肥白的屁股呻吟着:

    「哎哟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┅┅死了┅┅被顶死了┅┅啊┅

    ┅啊哟┅┅又顶上花心了┅┅对┅┅要丢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美死我了。」

    又是一股阴精直泄,一双玉臂,一双玉腿,再也不听使唤了,彻底瘫痪下

    来,娇躯软绵无力地伏在丁寿的身上。

    丁寿忽地站起,一把将桌上酒菜扫到地上,将贻红放在桌上,拉起贻青,

    含着香舌用力吸咬,抱着翘臀往上一托,贻红配合的猿抱住他,鲜红肉缝向那

    紫红肉龟处一凑。

    一声闷哼,因口舌被含住无法叫喊,贻青眼泪都要掉下来,只觉得自己的

    小穴里,像有一条烧红的铁棍上下搅动,涨得她全身一紧,痛、麻、酸、痒、

    爽五味杂陈,她慢慢的扭动腰肢,转动屁股,丁寿也将头埋在她的双乳里,鲜

    红的乳头,有如葡萄大小,豔丽悦眼,使人爱不释嘴。

    丁寿干劲愈高,不住抛送怀中玉体,每次都尽根而入,当菇头一连几下触

    到花心研磨时,贻青情不自禁的浪叫起来,挺起上半身,把丁寿搂抱更紧更紧

    ,全身抽搐,汩汩阴精洒了出来。

    不知道泄了多少次,贻青已经喊不出来,脸色也变得苍白,香汗不禁的流

    下,牙关紧咬,全身发抖,丁寿仍旧不知疲倦的抛送沖刺。

    「公子,贻青不行了,再干下去会送命的。」贻红不知何时醒转,轻轻哀

    求道。

    丁寿看了全身瘫软的贻青,将她放在榻上,转过身来,「她不行了,不还

    有你麽。」

    看着丁寿挺着长枪兴沖沖的奔来,贻红下身已经沈重的快没了知觉,只得

    口中推拒道:「不……婢子不行了……啊!」

    丁寿已然分开玉腿,叩关而入,耸动起来……

    第二十七章

    锦衣卫争锋

    带着肃杀之气的北镇抚司大堂,锦衣卫指挥同知,指挥佥事,镇抚使,千

    户,百户,总旗,小旗,校尉,力士从堂上一直排到了院子里头,尽是身穿飞

    鱼服,腰佩绣春刀,乌压压的一大片,个个神情肃穆。

    「石指挥使驾到。」门口拖长了声音远远传来。

    石文义头戴乌纱,身穿虎豹补子的绯袍,束金荔枝腰带,脚踩黑色官靴,

    迈着方步,堂皇而入,丁寿同样打扮慢他半个身子,紧随其后。

    大摇大摆的踱到正堂公案之后,石文义欠了下身子,示意丁寿坐他左首,

    丁寿暗中撇嘴,知道你对哥们身后那位大太监满怀敬意,可也不用这麽着急表

    示,这缩脖哈腰的一下子算是把刚才摆出的官威丢个干净。

    石文义尚不自知,撩袍堂上一坐,朗声道:「新官上任不来参见,翁泰北

    就是这麽掌管的锦衣卫麽。」

    几个散官闻言本想参拜,却被身边同僚拉住,眼神示意瞧向头前站立的百

    里奔和曲星武。

    百里奔丑脸上不见喜怒,曲星武咳嗽一声,出列站定,「卫帅如何掌管锦

    衣卫,身爲副使的石大人难道不晓得麽,噢,属下忘了,自从几年前被行了廷

    杖后石大人一直告病在家,怎麽屁股伤好了?」

    堂下一阵哄笑,

    ★寻╖回╜地Δ址╛百●度∷第?一ㄨ版?主v综╰合∵社◆区▼

    「曲星武,翁泰北已经下狱,如今某才是锦衣卫指挥使,

    你最好放明白点。」石文义恼羞成怒。

    「翁大人虽被下狱,却未曾罢官,石大人想鸠占鹊巢还早了点。」曲星武

    寸步不让。

    石文义双手向斜上方一拱,「皇上旨意,命某执掌卫事,尔等还想抗旨不

    成。」

    「参拜上官自是应有之义,可这东厂的走狗凭何安坐堂上受我等参拜?」

    曲星武剑指丁寿。

    「不错,锦衣卫内何来东厂之人,让他滚出去。」一衆锦衣卫官佐大声起

    哄,群情沸腾。

    石文义偷眼丁寿脸色,见未有不虞之色,才放下心来,自家晓得这位四铛

    头到锦衣卫名爲帮忙可也有试探自己斤两的意思,若是镇不住这帮人,估计刘

    瑾也不在意换个人掌锦衣卫。

    用力一拍公案,「肃静,因锦衣卫指挥佥事丁焰山身故有缺,委丁寿爲锦

    衣卫指挥佥事,今后大家份属同僚,还有何异议。」

    丁寿斜眼扫了扫石文义,爷们和你没仇啊,你这麽说不是把我推出去挡枪

    麽。

    一提丁焰山,曲星武心悼老友,悲愤道:「吾等官职都是累功而得,黄口

    小儿也配与我等同列,弟兄们,答应麽?」

    「不答应!」原本只是窃窃私语的衆人聒噪起来,「老子立大功三次,身

    受七创,才到了副千户的位置,凭什麽这小子在老子之上。」副千户张彪率先

    喊道。

    「不公,不公,我等伏阙诉苦去。」声音越来越大,衆人皆是愤愤。

    石文义心慌起来,若是闹到御前,不用别人,刘瑾估计第一个扒了自己这

    身皮,何况锦衣卫中还有一派勋贵官,这些小祖宗都是蒙祖荫授官,平时不来

    点卯,却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,再起哄架秧,自己的仕途基本到头了,一脸

    无助的看向丁寿。

    丁寿缓缓站了起来,他倒不担心,这些人或许有觉的不公道的,但世上不

    公道的事多了,爲这点事去伏阙,你丫先廷杖三十吧,只要以雷霆手段剪除头

    羊,这乱子自己就平了,主意打定,眼神锁定了九节追魂鞭曲星武。

    曲星武既然挑起乱子,自然有所防备,看到丁寿瞧向自己,微微冷笑,手

    已握住腰间的追魂鞭,只待对方动手,他便躲入人群,不错,凭着本部衙门官

    吏任免的确难以上达天听,可若是北镇抚司内斗死伤枕籍,就足够让皇上重视

    了,就是要让人知道,没了翁大人,谁也镇不住锦衣卫。

    全部心神放在丁寿身上,只等他出手,却突然胸前一疼,一截利刃从背后

    穿心而过,曲星武充满惊诧,透胸而出的利刃竟是同僚好友的镔铁判官笔,艰

    难的扭过头去,百里奔的丑脸上还是古井无波。

    「你……你……好……」。扑通一声,曲星武死不瞑目,栽倒在地。

    原本吵闹的衆人霎时安静了下来,怎麽也想不到身爲翁大人爱将的百里奔

    率先变节。

    「曲星武不遵将令,犯上作乱,目无君上,已被正法,尔等还要效仿?」

    百里奔冷冷扫视衆人。

    衆人不言。

    百里奔单膝跪倒,「属下参见指挥使。」

    轰啦一声响,锦衣卫衆官佐齐齐单膝跪倒:「属下参见指挥使。」

    形势陡变,石文义一脸云淡风轻,大马金刀端坐堂上,「弟兄们辛苦了,

    都起来吧。」

    「谢指挥使。」齐声应喝,声振屋瓦。

    看着换脸比翻书还快的石文义,丁寿点头,这小子能当官。

   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刘瑾闭目斜靠在软榻上,听完丁寿的讲述,缓缓道:「北镇抚司的事你怎

    麽看?」

    「石文义算不上可造之材,连守门之犬都勉强,不过深谙官场之道,奸猾

    小卒而已。」丁寿说出自己看法,「百里奔所爲倒出乎我的意料,不过属下并

    不信他,想必石文义亦是如此,将整肃北镇抚司的差事派给了他,就是以观后

    效。」

    揉着自己太阳穴,刘瑾缓缓道:「有这麽个废物也方便行事,其他人麽,

    也不用过于高估他们的忠心,只要你爬的够高,自然有人来伏在你的脚下。初

    到锦衣卫可能没什麽帮手,咱家给你物色了一个。」

    拍了拍掌,一个褐色直身,尖帽白皮靴番子打扮的汉子低头而入,「属下

    拜见督公,参见四铛头。」

    「杜星野!」丁寿看清来人相貌不由一惊,当日甯折不弯的七星堡主如今

    低眉顺眼,垂手而立。

    刘瑾轻嗯了一声,算是应答,「今后你就跟着寿哥儿,听他的指派。」

    杜星野俯首听命,刘瑾挥手让他退下,看着丁寿探询的眼神,轻笑道:「

    从老丘手里过了一遭,铁打的汉子也得熔了。」

    丁寿了然,

    ?寻¨回○地?址╙百╜度¤第□一╰版∶主∵综ζ合◆社◆区╮

    对这个成天阴森森看人的太监有了新认识,打定主意今后绝不

    活着落到他手上。

    既然无事,丁寿打算告退,临出门刘瑾的一句话又让他差点没绊个跟头。

    「收拾收拾,明天随我进宫面圣。」

    「啊?!」

    「皇上想看看被翁泰北具本参奏的人是个什麽德行……」

    见皇上,丁寿后世对这位皇帝没什麽印象,不只是他,明朝的皇帝除了开

    国的朱元璋和靖难之役的建文和永乐,就知道一个上吊的崇祯了,到了这个时

    空才对几位先帝有了点了解,还是乡间野谈,当不当真自己都没把握,什麽,

    曆史没学好,大爷的,就是学的太好了,完全的应试教育,高中学的世界史,

    大学教的革命史,漫说明朝,汉唐宋元,谁能把中间的几位皇帝名字叫全,相

    比下拜辫子戏所赐,清朝的皇帝倒是能叫出十之八九来,一个个成天不干正事

    ,不是微服泡妞就是窝家里宫斗,然后百家讲坛上某某老师再做番对比,印证

    大清代代圣明之君,前明个个王八蛋皇帝,连这帮圣明君主培养出来的人都知

    道纳闷:不知主德如此,何以尚能延此百六七十年之天下而不遽失,诚不可解

    。后世大师学者仍是捶胸顿足指天发誓这些皇帝只会玩蟋蟀,做木匠,爱胡闹

    ,吃春药,好像近三百年的大明江山都是用尿呲出来的。

    虽说丁寿不完全相信后世影视剧和大师言论,可对当今这位小皇帝真没了

    解,不了解就有神秘感,都说伴君如伴虎,谁知道这小子好什麽调调,丁二爷

    愁的头发都抓掉了好几根,连女人都没去睡,也让这几日被操弄的眼眶发青,

    脚步虚浮的二女有了喘息之机。

   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翌日一早,丁寿便随着刘瑾由东安门进了皇城,皇城内不但有太庙、社稷

    坛、关帝庙等祭祀之所,还是俗称二十四衙门的四司、八局、十二监办公之所

    ,自然也有所谓的内东厂设立,不过丁寿对内东厂选址不以爲然,一边挨着混

    堂司,一边伴着尚膳监,合着东厂皇城办差的诸位吃饭洗浴一条龙。

    一路过了东安里门,东上中门,东华门才算进了紫禁城,丁寿左顾右盼,

    见大汉将军各处伫立,庄严肃穆,帝王之家威严之势绝非后世花钱参观时可比

    ,「公公,咱怎麽不走午门啊?」午门才是紫禁城正门的见识还是有的,后世

    百姓都能从正门走,怎麽如今成了腐朽的封建阶级还要偷偷摸摸从侧门进。

    「午门?午门三门文武百官走左侧,皇室宗亲走右侧,正门非皇帝出入不

    得轻开,皇上大婚皇后走一次,殿试三甲状元、榜眼、探花走一次,你想让咱

    家带你走哪个啊?」

    丁寿吸了吸鼻子,讪讪道:「那就算了,属下就是问问。」

    「从哪来的乡下小子,贼眉鼠眼不懂规矩。」走过来一个刀条脸的太监不

    阴不阳的讥笑道。

    「老范,王公公那里还等着咱们议事呢,少生事的好。」一个眉毛都快掉

    光不知多大岁数的老太监说道。

    「萧公公说哪里话,咱们司礼监爲内廷之首,什麽阿猫阿狗的都让人带进

    宫城,岂不是咱们失职。」

    刘瑾看着两个太监,不见喜怒,对丁寿道:「小子,这两位是司礼监随堂

    太监萧敬萧公公,秉笔太监范亨范公公,过来见礼。」

    范亨眉毛一跳,司礼监爲内廷二十四衙门之首,有奏折批红之权,司礼监

    掌印太监素有内相之称,他堂堂秉笔太监起码也相当于内阁次辅,刘瑾介绍却

    故意将他排在随堂太监萧敬之后,摆明轻视于他。

    'w'w"w点01'b"z点net"

    「刘公公身边这位什麽来路,莫不是又向万岁爷引进的新人,进宫可曾留

    档,宫闱禁地别闹出什麽丑事才好,呵呵,咱家看还是一劳永逸的好。」范亨

    已经打定主意难爲下刘瑾身边这小子。

    尼玛,莫不成你还想切了老子。

    丁寿踏前一步就待翻脸,刘瑾却伸臂拦住,拿出一方绢帕轻轻掩了掩鼻子

    ,悠悠道:「和范公公有日子不见,不知公公的神风霹雳掌火候如何了,择日

    不如撞日,请赐教一番如何。」

    范亨脸色一变,强顔道:「刘公公有雅兴咱家自当奉陪,奈何王公公有事

    相商,不好耽搁,改日讨教。」转身便走,不做停留。

    萧敬拱手道:「范公公就这个脾气,瞧在萧某面上,刘公公您多担待。」

    刘瑾欠身道:「萧公公言重了,您老是宫中前辈,有什麽说不过去的,改

    日一块喝茶。」

    萧敬又朝丁寿笑笑,也转身而去。

    「督公?」丁寿走到刘瑾身边。

    刘瑾摆摆手,「范亨不过司礼监掌印王岳的一条走狗,不值一提,这个萧

    敬资曆太老,英宗时便已随侍圣驾左右,朝野内外素有贤名,轻易不要得罪。

    」

    丁寿晓得这是在提点自己,低首道:「谢督公指点。」

    随着刘瑾一路到了奉天殿外,奉天殿爲三大殿之首,高约十丈,五脊四坡

    ,飞檐走兽,爲朝廷大典之地,刘瑾与丁寿站在殿外雕刻着云龙翔凤的汉白玉

    栏杆处,高声禀报:「奴婢刘瑾求见皇上。」

    噼噼啪啪一阵爆竹响起,一道黑影从殿中窜出,丁寿闪身要躲,突然身上

    一软没了力气,脉门不知何时被刘瑾拿住,丁寿惊诧这老太监莫不是要摆个鸿

    门宴时,黑影已到近前,原来是一条黑犬,上面还骑坐着一只猴子,到了人前

    那黑犬穿插而过,那猴子却一跃而起,蹦到了丁寿头顶纱帽上。

    殿内哈哈大笑,「老刘这次还吓不到你。」

    刘瑾笑道:「皇上这次又失算了,有人代老奴受过了。」

    哦,殿内声音充满讶异,噔噔噔快步走出一个少年,头戴黑色善翼冠,身

    穿红色圆领窄袖团龙袍,看到丁寿被猴子骑在头顶的滑稽样子,哈哈大笑,再

    细一看,「哈哈,原来是你呀!」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272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272.com